破趣阁

第一百五十一章 草棚

破趣阁【po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珠柔》最新章节。

赵明枝前夜睡得迟,起得就比平常晚了半个多时辰。她还未睁眼,便有清浅香气萦绕鼻端,醒来一看,枕边几朵红黄梅花已经大开,另有一幅纸条、一只布包垫在其下。那纸条上字迹隐约可见,虽是书写随意,仍旧骨力遒劲,很快将她睡前记忆唤起,不自觉伸出手去将纸片摊开,动作先还有些踌躇,然则见得上头白底黑字,那心怦然而跳,却是想要自欺也不能。正好此时几名宫人闻声进来,赵明枝便顺势起身,洗漱之前,不忘交代来人把那几朵鲜梅收起,放到窗边桌台上,任其自开自谢,却不假手旁人,自己将纸条小心收了。不多时用完早饭,她一刻不歇,又使人套了车马,带上十余禁卫在后,沿梁门大街朝万胜门而去。这一路所见同昨日其实并无多少不同,只已是惊蛰,天气逐渐转暖,地上积雪初化,被人踩得满地脏污,行不得多远,就能在路边见到许多衣衫单薄破旧之人,男女老少,有人行乞,更多人却是茫然四顾,身上背着行李,脚下先前又后,忽左而右,全无方向。才过了州西瓦子,正是城西繁华之地,那大路上已经堵着尽是人,车马都难得通过。马车越走越慢,拐进前头大道停了下来,那车夫回身敲了敲车厢,小声问道:“殿下,前头人潮太多,堵得厉害,不如绕条道走吧?”赵明枝先应了一声,又朝窗外禁卫问道:“前边怎么这么堵?”那禁卫拍马去问了一圈,回来禀道:“都是排队买粮的,说这一阵粮价涨得厉害,昨日已是到了一百三十文一斗米,今日粮铺外挂的牌是一百四十八文一斗。”听得一百四十八文这个数字,赵明枝已是再坐不住,悚然而起,探身而出,看向前方拥堵人群。她昨日使人翻查旧档,自知从前京中粮价一向六七十文一斗,便是贵价时也至多涨到八十余文,这一百四十八文一斗,已是足足翻了一倍有多。粮价一涨,所有草敷、酒水以粮为主料的自不必说,其余物价也随之而动,偏此时不只原本京师百姓,又有难以计数流民,一文钱都要掰成十下花的,平价时难糊口,贵价后又如何能活?她在原地看了足有小一刻钟,那队伍不见缩短也就算了,竟是越排越长,不仅如此,还丝毫不动。赵明枝再使人去打听。这回得了个身强力壮的汉子下马,硬生生挤到最前面。片刻后,他才从人群里钻得出来,本来整齐衣裳都被挤得乱糟糟的,幞头也歪了,便是腰带都被人扯开一半。此人匆匆扶正幞头,重新系了腰带,到得赵明枝面前,声音里犹有些发干,禀道:“那粮行门外挂了木牌,说是午时才开,一人只能买半斗,卖完就停……”赵明枝转头去看车上漏刻,距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可队伍已是长得可怕,又有插队的,代排队的,你推我搡。她在此处停留不过小一刻钟,队列里就发生了数场大小吵闹,全无人维持秩序,更无人劝阻,心知不好,临走前特地差人单独去找此地巡兵过来。然而绕了一条道,没有走多远,就又见得人群聚集。沿途只要有粮售卖之处,俱是排满长龙,各处粮行、粮铺显然早商量妥当,挂牌价钱一样,都是一百四十八文一斗,同是午时开卖,有的限一人半斗,有的限一人一斗,卖完即止。这般秩序,就算偶尔有巡兵在场,数量也是极少,况且此时距离午时真正买卖还有个把时辰,不知后续会再有多少人来,想要安排数以百倍千倍计的排队人群,何如蚍蜉撼树,自是全不成气候。赵明枝在车上旁观一路,眼见不对,当即差人道:“去一趟京都府衙,向左右军巡使通报此事,请他自作斟酌,不要怠慢。”那人当即领命而去。见人走了,又看时辰还早,赵明枝才稍作放心,使车夫继续前行。她一路朝西,出城之后那车便快马加鞭,又过小半个时辰,终于到得原本流民棚左近。因道路狭小,车马不能再进,赵明枝便做下马,招了昨日那吏员过来,使其去问一个衮县来的邹娘子,便是昨日那携儿女拦车女子所住处所。那吏员先做应了,又道:“下官这便叫她出来。”赵明枝摇头道:“只悄悄打听,我自去寻她便是,不要叫旁人晓得。”对方一愣,转头再看前方后搭的密集低矮草棚、陋屋,哪里敢答应,忙道:“殿下,此处鱼龙混杂,又无人管——还是叫人出来吧?”赵明枝道:“你只先去问,等回来再说。”此人十分为难,然而见左右竟无人拦阻,竟都十分听令模样,只好老实去了。赵明枝看他行事,便差了名护卫在后,又叫了木香一声,嘱咐道:“那邹娘子一人带着孩子,只两个青壮男子过去打听,总不太妥当,你去跟着,也好放心些。”又低声道:“不要惊扰了旁人。”木香应了一声,也跟了上去。三人约莫过了盏茶功夫才从原路返还,还另带了个妇人出来。那妇人看着四十出头,衣衫浆洗得发了白,袖子、手肘、膝盖处都有层层缝补。她上前先同赵明枝见礼,又自做介绍,原是同那邹娘子一样从衮县出来的,识得对方住在何处,答应帮忙带路。赵明枝见其干净利落,路上搭了几句话,才知此人姓邓,夫家本有几亩薄田,因狄人作乱,只能南下而逃,路上公婆、丈夫、儿女先后伤病去了,本来出发时娘家婆家两门总计十余口人,而今只剩一个七八岁外甥女。两人南逃已经一个多月,进京后就靠着在城中给人浆洗衣服为生,借住在同乡的棚屋当中,饥一餐抱一顿的,得了钱,还要先分出一半给对方做住宿费,过得甚是艰难。赵明枝便问道:“这浆洗之事也不能做长久营生,以后可有什么打算?”那邓娘子摇头道:“我家代代都是衮县人,在南边无亲无故的,要是哪一日能回去,总还得两亩薄田在,只要好生侍弄,将来攒点嫁妆把大姐儿——就是我那外甥女嫁了,我自改嫁便是,可眼下……”她说到此处,只叹一口气,也不知是不是被生活磋磨得麻木,语气里竟有些认命意思,道:“不过活一日混一日罢了,能剩一条命就是祖坟冒了青烟,还能有什么打算?”赵明枝想了想,女子擅长之道,多是女工,便问道:“可有什么手艺能做营生?譬如绣活、缝补?”邓娘子道:“缝补活倒是能做一做,只我们乡野人,从前谁做什么刺绣,便是有功夫,也没那闲布余料去学。”她顿了顿,又道:“况且缝缝补补的活计也不好找,京师里头的人都挑得很,而今是这个日子,穷人不好过,早不舍得花钱出去寻人缝补,富户又看不上我这村人做的花样。”数来数去,果然十分艰难,根本此路不通。不过那邓娘子倒是自己主动提到:“若说手艺,倒也算有一门,我打小就会编筐子,竹筐草筐,大小都能编,也会做草凳子——只无钱买竹料草料。”赵明枝便顺势问道:“若借些银钱与你买竹料……”邓娘子放慢脚步,转身向着赵明枝福了一福,道:“我晓得贵人心善,有心要帮忙,只这买卖当真没有那样容易。”“才来时我们一群人里也有木匠——换做老孔头的,他先借了银钱去买料子,做好凳子椅子去集市上卖,自认手艺也不差,卖得也不贵,可那竹料木料价格一天不同一天,你做了出来,自己辛苦不说,要是卖不出去,钱要倒贴,人工也要倒贴,我这手停口停的,早晨手上不干活,中午就没饭吃,那外甥女此刻又病又饿的,实在不敢去做。”“再说那老孔头,他已是够胆够手艺了,去得集市上,正经买卖没做成几回,还被街上地痞强搬了几样走,只说家中缺凳少椅,这便算了,还要讨喝茶钱,你能怎的办?先不要给,叫人打了一顿,只好让了……”“辛苦许多日,本以为能得点子辛苦钱,谁想得到会是这个结果,挨打了个半瘸不说,又受气,遇得前次火烧,躺在床上没能起来,人已是没了……”赵明枝听得心酸,半晌才道:“先不管此处买不买卖的,要是哪一日当真可以回乡,只你与侄女两个,如何能种得了那些田地?”邓娘子道:“家里通共也没几亩田,我从小做惯农活的,到了忙时狠命撑过去,再喊亲戚乡人过来救急,只要有田地房屋在,不遇上旱涝天灾,总能剩口饭吃,也有片屋瓦遮风挡雨。”赵明枝想了想,问道:“像你这样只一人带着老幼的女子,此地多也不多?”“哪里都是。”那邓娘子抬手往前一指,“瞧见那门上挂了白布的么?那家我认得,有个妇人同我差不多年纪,当家的同大儿子给抽去服徭役,自己带着两个小的来逃兵难,路上无法,把小女儿卖了,本以为到了京城能攒了银钱去赎,谁知才到没两日,那儿子又病了……”“右边那一家是个老娘带两个孙女……”邓娘子一一数来,果然十户里有六七户都是女多男少,不少人家甚至一个壮丁也无,只有老弱妇孺。原来同狄人打这些年,又经过几轮抽丁,再征徭役,本就没有几个壮勇,谁家里有剩精壮劳力的,多少日子好过些,未必需要在这流民棚中住。又有上次遇得火灾,棚中死伤无数,但凡能搬的,自然都搬走了,剩得全是无路可走之人,自然妇孺居多。赵明枝一路走一路看,所见不是老妪,就是妇人,少说也是三四十岁,或是小孩,极少得见少女或是年轻少妇,甚至稍有颜色的,也一个都无。她仔细一想,更觉怆然,竟连一句感同身受都不敢说,只问道:“如你这般的,若能得些贴补,或有钱,或有粮,东西不多,只能糊口,却要日日辛苦去田间劳作耕种,却不晓得会不会做,又肯不肯做的?”邓娘子一脸不信,道:“世上哪有那样好事?当真有,现在当即就要饿死了,谁还会计较那许多?”赵明枝也不解释,只跟在后面,时不时问几句,就这般跟着在流民棚中穿来穿去。她昨日虽然来过,但与今日亲身行走其中,感觉全不相同。所谓“棚”字,本该以木为聚,可道路两旁毫无规划,往往几块木板支着,上头覆盖一层草杆禾秆,进屋时只能弯腰,便成为几人乃至十几人窝住之所。因家家所造不一,草木棚屋也大小不同,各处见缝插针,叫人一走近便觉逼仄难耐。这还其次,仓促造出的房舍,自然没有安排下水,是以越往里走,越有一股便溺秽味。因接近午间,正是住户们活动之时,不少人就在路中生火做饭,那黑熏熏烟味混着粪尿骚臭味,当真叫人极难容忍。赵明枝虽戴了帷帽,可一行人穿着、打扮同此地格格不入,再如何低调,还是一路都引得路人关注。幸而那邹娘子住处距离此处并不算远,弯弯绕绕了片刻,终于到得一处草棚外。邓娘子指着那棚户道:“人就住在里头了。”口中说着,自己主动上前叫道:“邹娘子,有人来找!”赵明枝看了看那草棚,向着木香轻轻点头示意。后者从随身布袋里取了一小串铜钱出来,约有百八十枚,塞到邓娘子手里,道:“辛苦你带路。”邓娘子哪里料到轻易就得了这些钱,当真喜出望外,她看到赵明枝等人打扮,也不做推拒,道:“多谢贵人发善心,我家中实在苦穷,厚着脸也要收了。”说着把那钱急急拢进左袖里,再用右手挡着,才小心藏好,屋子里就钻出一个人来,正是昨日上前拦路邹娘子。她看到赵明枝一行,十分忐忑模样,忙要上前行礼。倒是邓娘子道:“邹娘子,半路遇得你家亲戚,说是特地来找,我就给捎过来了——这是苦日子过到头,总算有好日子了!”又道:“人已是带到,我这就先去买粮了。”说着向着赵明枝又福了福,才匆匆走了。邓娘子一走,那邹娘子也不顾左右不少人正往此处张望,腿脚一弯,就要跪倒,幸而木香及时把她拦了下来,半扶半架着把人带了回去。赵明枝跟着进了草棚。京都府城西一向有营地供流民居住,历朝历代都曾经得过大用,抚活流民无数,再老旧也有砖有瓦,可这棚子却是后来流民自搭,里头当真连石头也没有一块,全凭木板搭架子,上盖稻草杂草,稍不留意就要倒塌。这邹娘子的草棚里头只一丈见方,里头垫满干草,又有铺盖,只没有床柜等物,显然一娘二子就睡在地面,又有包袱盆碗堆在角落,当中却摆放了许多竹片、浆糊、绳线等物,另还有几个做到一半的架子。邹娘子局促要跪,被木香拦了,只好俯腰行礼,口称公主,又紧张看了一眼屋里东西,道:“公主竟真的亲来了……俺这地方狭小,实在没地下脚。”赵明枝便道:“因怕来得突然吓了你,昨日特使人来同你说过,那人竟未说清么?”邹娘子连忙摇头,道:“那位小娘子说得很清楚,只俺实在不敢信,都说公主尊贵,怎会……”她说到一半,便闭了嘴。赵明枝指着当中竹片竹架问道:“这是在做什么?”“做的灯笼。”邹娘子急急去取了个架子过来举给赵明枝看,“俺没得办法,四处找了许多天,才得了帮人做灯笼架子活,一个能值两文。”赵明枝低头去看那架子,条条根根,竹片又插又折,还要整形,根本不是很快就能做好的。又看邹娘子举着灯笼架子的手,果然十根手指,根根肿得萝卜似的,还开了裂口。“做一个要多久?”她问道。“若是熟手,小一刻钟就能做好一个,一天能得个几十文。”邹娘子回道。一天几十文,如今只能买半斗米不到。赵明枝顿了顿,又问道:“这灯笼能做多久?”邹娘子的面色一时有些灰败起来:“好叫公主知晓,这生计已经再干不了了——早间去交货,那货主说东西够了,不用再做……”又道:“可惜我这手在水里泡了一月,一碰就出血,客人不肯叫我帮着浆洗衣服,连条退路都寻不到了。”她越说声音越低,一旁襁褓中小儿不知是不是感知到母亲情绪不好,忽然睁眼醒了过来,哇哇大哭。此处小儿一哭,这各家草棚本就没有隔音,简直犹如捅了蚂蜂窝,左邻右舍的小儿都跟着哭了起来,只那哭声都不强,一抽一噎的,连气都是断断续续,弱得很。邹娘子吓得急忙去把小孩抱起来在怀里颠着哄,又偷偷去看赵明枝,似乎还不敢十分相信。赵明枝就把脸上帷帽摘了,拿那帽子去逗小孩。孩子得了母亲抱,又见得赵明枝帷帽,已经停了哭声,此时伸手去抓那帷帽垂纱。邹娘子连忙去拦。赵明枝看她面上愁容,忽然开口道:“我昨日听得旁人说,你在衮县时候种过庄稼,一人料理三五亩地不在话下,不知是也不是的?”抱歉最近更新这么不稳定,我这几天如果有时间,会努力多更点。后台收到通知13号限免,最近都是过渡情节,大家可以攒文等限免再看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破趣阁】地址:poq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位面论坛摊牌了:我是重生者把我的老婆还给我谁让我心甘情愿嫁去古代?我系统,我老婆凤傲天学神她拒绝攻略剧本工作日的好人小姐[休假日的坏人先生]雾云山里[种田]虐文女主救错人以后抓紧她和亲自尽后和死对头重生了渣女每天都在坚强自救乖崽[快穿]君侯夫妇是万人迷同窗是个娇美人什么!我的男主是花魁?关山月我在古代经商撩太子徐家汇全世界听见她心跳身为军校生的我不可能是虫族休了盟主前夫后宴空山[反穿]捡到个刺客首席啊家人们不必谢寰瀛绝对不可能打出团灭结局(无限流)他怎可能是真心神明的异学园捡到失忆布鲁西后[综英美]哟!男主哥你当过花魁?假千金每天都在阻止自己发疯医生又在给霸总看病吗春庭晚考科举,当大官温菀的功德系统大师兄他不想干了(重生)[综漫]第五角色有自己的想法你怎么也替嫁虐过的主角都赖上我了(快穿)在宝可梦的世界当导演的日子